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最新博文

    可访问此网址-送彩金:💰【ag88.shop】💰

    2020年,全球船舶运输燃料中的硫将大量削减,可望减少某些类型的空气污染,有助于因应气候危机,但也可能导致机票价格上涨。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(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, IMO)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此次减硫已经规划了十多年,预期几乎全球所有运输都必须遵守,否则会受到处罚。

    IMO秘书长Kitack Lim表示:“会员国、航运业和燃油供应商在过去三年一直努力为这个重大变化做准备,我相信很快就会收效,并且会实施得很顺利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,将为人类健康和环境带来显著的正面影响。”

    新法规的目的是减少可能导致酸雨和其他空气污染的硫排放,而不是因应气候危机。但是,含硫量高的脏燃料通常也含有较高的碳,清理硫的成本有机会促使运输公司提高其燃料使用效率,进而直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。

    根据国际航运商会(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)的说法,改用较干净的燃料可能会大大提高成本,从目前的每吨约400美元(约人民币2770元)增加到每吨600美元。多出的运输成本可能会由整个制造和运输供应链吸收。

    能源分析师Wood Mackenzie认为,成本的影响可能不仅限于船运业。“对船用燃料硫排放设定上限,可能使2020年的机票价格更加昂贵。”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照片来源:Pedro Szekely(CC BY-SA 2.0)

    过去国际防止船舶污染公约强制实施的硫含量限值为3.5%,新的硫含量限值为0.5%。国际海事组织(IMO)估计,新现值将使船舶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减少77%,每年减少约850万吨。

    长期以来,船舶运输用的燃料油是最脏的化石燃料形式,它是由低阶且廉价的原油组成,这些原油不适合或提炼成高级产品的成本很高,难以进化成车用汽油或飞机用煤油。船舶发动机的设计就是为了使用这种低阶燃料,因为船舶废气大多在远离陆地的地方排放,就算有污染,伤害也不那么明显,几十年来一直被政府所忽略。

    但是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。Wood Mackenzie指出,2017年航运每天消耗约380万吨燃料油,占全球燃料油需求的一半。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高硫含量的燃油会产生硫氧化物,引起酸雨和颗粒物污染。

    低价高硫燃料油的替代品虽然较贵但越来越普遍。液化天然气仍然是化石燃料,但比较干净,兼容基础建设也越来越多。生物质燃料也是个发展中的替代方案,一家游轮公司正积极尝试用鱼内脏当燃料,此外业界对于以氨作为氢燃料怀有相当高的期待。

    船舶上也可以安装“洗涤塔”来除硫,只是部分含硫污水会排放到海中。港口也越来越关注货船和客船的污染物,有些作业区的硫含量甚至大大降低。

    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影响越来越大,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照片来源:Bernard Spragg. NZ(CC0 1.0)

    船运受制于复杂的国际法规,由位于伦敦的联合国机构IMO监督。基于某些历史因素,没有包含在国际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计算内,也不在各国政府对联合国气候协议的义务范围内,2015年巴黎协定亦然。

    也就是说船运公司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压力相对小,而且各种形式的船运污染处理进度都相当缓慢曲折。经过多年的辩论,IMO于2008年首次制定了新的含硫量法规,2016年强制再次审查,最终于1日生效。

    气候行动人士希望更快实施法规以减少船运温室气体排放。下一次重要公开会议是3月下旬和4月初在伦敦举行的IMO会议,各国必须在11月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制定明确的船运减排计划。

    IMO的长期目标是到2050年将船运碳排减半,但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计划很少。随着科学证据显示气候危机迫在眉睫,越来越多的国家设定目标,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。

    ICS提议对船运燃料征收每吨2美元的税,作为零碳运输研究与开发的基金,将于春季IMO会议上向成员国说明,但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生效。

    (编辑:Nicola)

    <

    2020年国际级船舶新规实施:燃油含硫量最多0.5% 违规将受罚

    2020年,全球船舶运输燃料中的硫将大量削减,可望减少某些类型的空气污染,有助于因应气候危机,但也可能导致机票价格上涨。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(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, IMO)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此次减硫已经规划了十多年,预期几乎全球所有运输都必须遵守,否则会受到处罚。

    IMO秘书长Kitack Lim表示:“会员国、航运业和燃油供应商在过去三年一直努力为这个重大变化做准备,我相信很快就会收效,并且会实施得很顺利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,将为人类健康和环境带来显著的正面影响。”

    新法规的目的是减少可能导致酸雨和其他空气污染的硫排放,而不是因应气候危机。但是,含硫量高的脏燃料通常也含有较高的碳,清理硫的成本有机会促使运输公司提高其燃料使用效率,进而直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。

    根据国际航运商会(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)的说法,改用较干净的燃料可能会大大提高成本,从目前的每吨约400美元(约人民币2770元)增加到每吨600美元。多出的运输成本可能会由整个制造和运输供应链吸收。

    能源分析师Wood Mackenzie认为,成本的影响可能不仅限于船运业。“对船用燃料硫排放设定上限,可能使2020年的机票价格更加昂贵。”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照片来源:Pedro Szekely(CC BY-SA 2.0)

    过去国际防止船舶污染公约强制实施的硫含量限值为3.5%,新的硫含量限值为0.5%。国际海事组织(IMO)估计,新现值将使船舶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减少77%,每年减少约850万吨。

    长期以来,船舶运输用的燃料油是最脏的化石燃料形式,它是由低阶且廉价的原油组成,这些原油不适合或提炼成高级产品的成本很高,难以进化成车用汽油或飞机用煤油。船舶发动机的设计就是为了使用这种低阶燃料,因为船舶废气大多在远离陆地的地方排放,就算有污染,伤害也不那么明显,几十年来一直被政府所忽略。

    但是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。Wood Mackenzie指出,2017年航运每天消耗约380万吨燃料油,占全球燃料油需求的一半。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高硫含量的燃油会产生硫氧化物,引起酸雨和颗粒物污染。

    低价高硫燃料油的替代品虽然较贵但越来越普遍。液化天然气仍然是化石燃料,但比较干净,兼容基础建设也越来越多。生物质燃料也是个发展中的替代方案,一家游轮公司正积极尝试用鱼内脏当燃料,此外业界对于以氨作为氢燃料怀有相当高的期待。

    船舶上也可以安装“洗涤塔”来除硫,只是部分含硫污水会排放到海中。港口也越来越关注货船和客船的污染物,有些作业区的硫含量甚至大大降低。

    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影响越来越大,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照片来源:Bernard Spragg. NZ(CC0 1.0)

    船运受制于复杂的国际法规,由位于伦敦的联合国机构IMO监督。基于某些历史因素,没有包含在国际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计算内,也不在各国政府对联合国气候协议的义务范围内,2015年巴黎协定亦然。

    也就是说船运公司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压力相对小,而且各种形式的船运污染处理进度都相当缓慢曲折。经过多年的辩论,IMO于2008年首次制定了新的含硫量法规,2016年强制再次审查,最终于1日生效。

    气候行动人士希望更快实施法规以减少船运温室气体排放。下一次重要公开会议是3月下旬和4月初在伦敦举行的IMO会议,各国必须在11月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制定明确的船运减排计划。

    IMO的长期目标是到2050年将船运碳排减半,但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计划很少。随着科学证据显示气候危机迫在眉睫,越来越多的国家设定目标,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。

    ICS提议对船运燃料征收每吨2美元的税,作为零碳运输研究与开发的基金,将于春季IMO会议上向成员国说明,但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生效。

    (编辑:Nicola)

    <

    2020年国际级船舶新规实施:燃油含硫量最多0.5% 违规将受罚

    2020年,全球船舶运输燃料中的硫将大量削减,可望减少某些类型的空气污染,有助于因应气候危机,但也可能导致机票价格上涨。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(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, IMO)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此次减硫已经规划了十多年,预期几乎全球所有运输都必须遵守,否则会受到处罚。

    IMO秘书长Kitack Lim表示:“会员国、航运业和燃油供应商在过去三年一直努力为这个重大变化做准备,我相信很快就会收效,并且会实施得很顺利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,将为人类健康和环境带来显著的正面影响。”

    新法规的目的是减少可能导致酸雨和其他空气污染的硫排放,而不是因应气候危机。但是,含硫量高的脏燃料通常也含有较高的碳,清理硫的成本有机会促使运输公司提高其燃料使用效率,进而直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。

    根据国际航运商会(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)的说法,改用较干净的燃料可能会大大提高成本,从目前的每吨约400美元(约人民币2770元)增加到每吨600美元。多出的运输成本可能会由整个制造和运输供应链吸收。

    能源分析师Wood Mackenzie认为,成本的影响可能不仅限于船运业。“对船用燃料硫排放设定上限,可能使2020年的机票价格更加昂贵。”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照片来源:Pedro Szekely(CC BY-SA 2.0)

    过去国际防止船舶污染公约强制实施的硫含量限值为3.5%,新的硫含量限值为0.5%。国际海事组织(IMO)估计,新现值将使船舶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减少77%,每年减少约850万吨。

    长期以来,船舶运输用的燃料油是最脏的化石燃料形式,它是由低阶且廉价的原油组成,这些原油不适合或提炼成高级产品的成本很高,难以进化成车用汽油或飞机用煤油。船舶发动机的设计就是为了使用这种低阶燃料,因为船舶废气大多在远离陆地的地方排放,就算有污染,伤害也不那么明显,几十年来一直被政府所忽略。

    但是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。Wood Mackenzie指出,2017年航运每天消耗约380万吨燃料油,占全球燃料油需求的一半。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高硫含量的燃油会产生硫氧化物,引起酸雨和颗粒物污染。

    低价高硫燃料油的替代品虽然较贵但越来越普遍。液化天然气仍然是化石燃料,但比较干净,兼容基础建设也越来越多。生物质燃料也是个发展中的替代方案,一家游轮公司正积极尝试用鱼内脏当燃料,此外业界对于以氨作为氢燃料怀有相当高的期待。

    船舶上也可以安装“洗涤塔”来除硫,只是部分含硫污水会排放到海中。港口也越来越关注货船和客船的污染物,有些作业区的硫含量甚至大大降低。

    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影响越来越大,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照片来源:Bernard Spragg. NZ(CC0 1.0)

    船运受制于复杂的国际法规,由位于伦敦的联合国机构IMO监督。基于某些历史因素,没有包含在国际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计算内,也不在各国政府对联合国气候协议的义务范围内,2015年巴黎协定亦然。

    也就是说船运公司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压力相对小,而且各种形式的船运污染处理进度都相当缓慢曲折。经过多年的辩论,IMO于2008年首次制定了新的含硫量法规,2016年强制再次审查,最终于1日生效。

    气候行动人士希望更快实施法规以减少船运温室气体排放。下一次重要公开会议是3月下旬和4月初在伦敦举行的IMO会议,各国必须在11月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制定明确的船运减排计划。

    IMO的长期目标是到2050年将船运碳排减半,但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计划很少。随着科学证据显示气候危机迫在眉睫,越来越多的国家设定目标,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。

    ICS提议对船运燃料征收每吨2美元的税,作为零碳运输研究与开发的基金,将于春季IMO会议上向成员国说明,但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生效。

    (编辑:Nicola)

    <

    2020年,全球船舶运输燃料中的硫将大量削减,可望减少某些类型的空气污染,有助于因应气候危机,但也可能导致机票价格上涨。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(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, IMO)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此次减硫已经规划了十多年,预期几乎全球所有运输都必须遵守,否则会受到处罚。

    IMO秘书长Kitack Lim表示:“会员国、航运业和燃油供应商在过去三年一直努力为这个重大变化做准备,我相信很快就会收效,并且会实施得很顺利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,将为人类健康和环境带来显著的正面影响。”

    新法规的目的是减少可能导致酸雨和其他空气污染的硫排放,而不是因应气候危机。但是,含硫量高的脏燃料通常也含有较高的碳,清理硫的成本有机会促使运输公司提高其燃料使用效率,进而直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。

    根据国际航运商会(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)的说法,改用较干净的燃料可能会大大提高成本,从目前的每吨约400美元(约人民币2770元)增加到每吨600美元。多出的运输成本可能会由整个制造和运输供应链吸收。

    能源分析师Wood Mackenzie认为,成本的影响可能不仅限于船运业。“对船用燃料硫排放设定上限,可能使2020年的机票价格更加昂贵。”

   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新法规,从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仅能使用硫含量极低的燃油。照片来源:Pedro Szekely(CC BY-SA 2.0)

    过去国际防止船舶污染公约强制实施的硫含量限值为3.5%,新的硫含量限值为0.5%。国际海事组织(IMO)估计,新现值将使船舶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减少77%,每年减少约850万吨。

    长期以来,船舶运输用的燃料油是最脏的化石燃料形式,它是由低阶且廉价的原油组成,这些原油不适合或提炼成高级产品的成本很高,难以进化成车用汽油或飞机用煤油。船舶发动机的设计就是为了使用这种低阶燃料,因为船舶废气大多在远离陆地的地方排放,就算有污染,伤害也不那么明显,几十年来一直被政府所忽略。

    但是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。Wood Mackenzie指出,2017年航运每天消耗约380万吨燃料油,占全球燃料油需求的一半。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高硫含量的燃油会产生硫氧化物,引起酸雨和颗粒物污染。

    低价高硫燃料油的替代品虽然较贵但越来越普遍。液化天然气仍然是化石燃料,但比较干净,兼容基础建设也越来越多。生物质燃料也是个发展中的替代方案,一家游轮公司正积极尝试用鱼内脏当燃料,此外业界对于以氨作为氢燃料怀有相当高的期待。

    船舶上也可以安装“洗涤塔”来除硫,只是部分含硫污水会排放到海中。港口也越来越关注货船和客船的污染物,有些作业区的硫含量甚至大大降低。

    随着全球化导致航运的大量增加,污染的影响越来越大,航运产生的碳排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3%,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将上升到17%。照片来源:Bernard Spragg. NZ(CC0 1.0)

    船运受制于复杂的国际法规,由位于伦敦的联合国机构IMO监督。基于某些历史因素,没有包含在国际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计算内,也不在各国政府对联合国气候协议的义务范围内,2015年巴黎协定亦然。

    也就是说船运公司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压力相对小,而且各种形式的船运污染处理进度都相当缓慢曲折。经过多年的辩论,IMO于2008年首次制定了新的含硫量法规,2016年强制再次审查,最终于1日生效。

    气候行动人士希望更快实施法规以减少船运温室气体排放。下一次重要公开会议是3月下旬和4月初在伦敦举行的IMO会议,各国必须在11月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制定明确的船运减排计划。

    IMO的长期目标是到2050年将船运碳排减半,但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计划很少。随着科学证据显示气候危机迫在眉睫,越来越多的国家设定目标,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。

    ICS提议对船运燃料征收每吨2美元的税,作为零碳运输研究与开发的基金,将于春季IMO会议上向成员国说明,但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生效。

    (编辑:Nicola)

    <